欢迎您参与提问和回答,创建最好的健康问答社区

33.chapter 33 自闭受/冷漠攻

阅读:2
作者:空白诗 更新时间:2017-01-13 22:42:53

红木雕型紫檀放于中央,青色纱帐内,身着白衣的男子,在帐中躺着,本来缓慢的起伏,变得有些急促,床帐中人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那眼睛中一瞬间的恨意铺天盖地,男子又把眼睛闭起来,过了许久,才又睁开。

男子摸了摸自己身上精致的长袍,原本清冷的眼睛里面带出了一丝疑惑,他,居然没死?

突然身后一个声音传来:“元贞师弟,你可是休憩好了?今天门派收了许多弟子,你可是有心仪的?”

元贞扶起一旁的纱帐,虽说现今有太多不懂的东西,但为了不让人看出破绽,遂点头说道:“好。”

二人一同出了这宫殿,转而来到大殿之上,走过周遭,弟子无不呼一声“掌门”,元贞微微一怔,他可是记得,前世未曾成为这所谓的掌门,还未扭过这思路来,随他一同来的青衣男子,推搡着失了神地元贞:“师弟,瞧瞧这些弟子,你可是有了心仪的?你可是成了掌门,若不收个关门弟子,怕也是说不过去。”

这青衣男子名叫君仁,法术不大高强,可这门派地收入,支出,却是凭他来管,这门派之中,不过为四个道人,而这元贞,便是老三。

元贞懒懒的扫了一眼下方,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设,就跟那文中说的一样,带着补丁的衣物,灰白的脸色,全然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在一群锦衣的男男女女中显得格外的不同,他徐徐开口:“叫什么?”

白诀愣住,然后在旁边人的推搡下,连忙上前行了一个看起来有些滑稽的礼:“弟子名叫白诀。”

元贞点了点头,勾了勾手指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君仁微微皱眉:“掌门师弟,你可是要好好的想一想,这孩子不过是个五灵根,你可是要重新选一个?”

元贞打断他的话:“不了,就他了”

元贞用手指轻点了一下白诀的额头:“你跟我走,我会对你好的。”

白诀摸了摸刚才被戳到的地方,呆呆的点了点头,这样的样子,让元贞勾起了嘴角,君仁皱了皱眉,最后化为一句叹息:“罢了,罢了,你的决定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这孩子派你之下,若是仔细的调教好,也不失为一个好苗子。”

元贞没说话,只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像是累了一般,君仁扶着他便回了宫殿。

元贞躺在床上,君仁不忌讳白诀在场,问道:“掌门师弟,你说你那便宜徒弟,安置到哪比较好?”

“自然是这里。”

君仁咬了咬牙:“师弟别闹。”

元贞懒得抬眼:“师兄别闹。”

还未等君仁说些什么,白诀上前行了一礼,说道:“谢谢师尊,弟子会谨记师尊的好。”

君仁看向跪着的孩童,倒不是个痴傻的,也算是有几分慧根。

旁边一只白色的蝴蝶飞来,君仁皱起眉看向蝴蝶,元贞看向君仁:“师兄去吧,我这里一切安好。”

君仁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离开之前看了一眼白诀,眼睛里面有些明显的警告。

元贞挥了挥手,让白诀上前几步,白诀依言起身,缓缓走到床榻跟前。

元贞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白诀身上的衣服,施法变出两件衣衫,直接打在了白诀身上,一招**术,将白诀全身好好的冲洗一遍,元贞收回手笑道:“不过是百岁,竟是筑基,不错不错。”

白诀羞赧地抿了抿唇:“师父谬赞了。”

元贞眉抬起袖子遮住那睡意,挥挥手便令白诀下去,白诀作辑,转身离去。

都叫周公一梦,视为一生,这成了神仙,睡上一觉,方是千年万年皆有的是,这不,已经是过去了一百年,白诀守在这宫殿之处,暗自叹息,好不容易被这掌门收了徒弟,谁知竟是睡去了一百年。

忽然,宫殿内传出一声:“白诀。”

白诀提起衣衫便往宫殿跑去,这声音分明是师父地声音,那愉悦的心情,写满了脸上,走到了床前,他反而是慢了脚步,这副稳重的模样,瞧得元贞竟是一怔。

元贞揉了揉惺忪地眼睛:“为师,这是睡了多久?”

白诀规矩的作辑答道:“回师父的话,您睡了一百年。”

元贞怔了怔,随后叹息:“师兄可是来寻过我?”

白诀从衣襟拿出一方贺贴,递到了元贞地跟前,只见贺贴上,甩着几个大字:清真道人,八千岁寿宴。

元贞在脑海里细细的想着,这清真道人是谁?他可是不曾记得,拿过这贺贴便随意的扔在一旁,瞧了眼天色,还早得很,遂拉住白诀地袖子,转而下界走去。

“走,为师带你去下界历练。”

缓步走在林间,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味道,参杂着野草散发出来的清香,倒是让人感觉惬意的很。

突然身后一阵剑风飞来,元贞捞起白诀后劲,一把就把他拽到了旁边避开了来世凶猛的剑气,元贞看了看被那道剑气而砍断的树枝,皱起眉,看向剑气所来之处。

树上站着二人,年长的那人着一身红袍,看着元贞和白诀,抱了抱拳,说道:“真是对不住了,刚才我师弟想要捕捉那把他心爱的白袍啄了个大洞的脂鸟,心急,差点误伤了道友,我在这里赔个不是了。”

话虽这么说,但是那红袍之人的眼里却没有一点抱歉,听到此话,白眉二人还未说话,身后那身着白袍的男子便有些不满的叫嚷:“真是,还跟他们废话作甚,那只脂鸟早就不见了!”

白诀上前作揖,然后冲着暗处点了点头,便是一个法决捏了扔了过去,白袍男子像是没有想到白诀突然做为,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愣在了那里。

过了一会,白衣男子看着地下的头发,不怒反笑:“好,很好,非常好,你真是好样的。”

元贞有些不赞同的上前拍了拍白诀的脑门,这孩子怎变得如此的大意,眼前二人的修为还未探清,怎可如此冒进。

白诀低下头眼神有些晦暗,过一会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看着自己的掌心有些不知做错。

元贞看着白诀的样子,叹了口气,上前挡住了二人看向白辉的目光,也学着刚才那红袍男子的样子抱了抱拳,说道:“当真是对不住了,我徒本想帮个忙,却是心急,误伤了道友,我赔个不是了。”

话里满满的讥讽,刚才几乎一模一样的话语,红袍男子有些发愣,之后便是一阵笑,仿佛是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玩意儿,看向元贞说道:“想不到你这人竟是如此的有趣,不过”

话未说完,红衣男子一挑眉抽出剑直接就冲着元贞飞速而来:“可伤了我师弟,还想安然无恙?”

元贞拔出腰间地长笛在手中转了个弯,挡在了胸前,两个人都后退几步,元贞皱眉,这人的灵力与他不相上下,看起来比他还年轻,这才是天赋所在之人。

红衣男子笑了:“跟我过招还敢分神,说你是太过自信,还是……找死。”

红衣男子聚力,元贞看着眼前的火球,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抬手,一颗小小的水珠慢慢的变大,然后将火球缓慢的包裹,火球被水吞噬。

元贞还没松一口气,就感觉到了身后的灼热,迅速蹲下身子,往旁边一闪,刚才他站着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火坑,火坑旁边的草枝还在不停的燃烧。

元贞看上去有些狼狈,青色的衣袍沾染上了不少刚才火坑带起来的泥污,束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有些许不受束缚的跑了出来。

元贞眼神闪烁,手里的萧从中间断开,露出里面的短剑,元贞拿起短剑,猛然冲向红衣男子,气势汹汹,便是那股子杀气,愣让红衣男子脚下的步伐一顿。

白袍男子突然出现在了红衣男子面前,抽出剑硬生生的接下了白眉的一击,然后冲着红衣男子大吼:“你是傻了么?”

红衣男子回过神来,看着白袍男子气急的模样突然笑了,笑得有些无奈,却带着些许的安慰和欣喜。

白衣男子皱起眉头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扑倒了红袍男子在一旁。

一个极大的蓝色巨鸟出现在了四人面前,那鸟的嘴巴不大,但是张嘴的时候那巨大带着毒液的牙齿却让人望而却步,两只翅膀小到感觉根本支撑不了它巨大的身体,肚子前面一个极其小的口袋,但是里面鼓鼓囊囊的,像是装了不少东西。

白诀被元贞迅速的拖到了身后,元贞看着眼前的脂鸟,叹了口气,这大抵是招惹了那只幼年脂鸟的母亲。

白诀看着那只飞在半空中的巨大脂鸟眼神瞬间亮了,等的就是它。
楼主提问日期:

相关文章

狗狗自闭症的表现形式沙盘游戏对自闭症儿童的康复作用可以说《我在北京等你》是李易峰回归小荧幕的惊喜之作了自闭症(孤独症)的教材哪有卖的,教具哪里有卖的?自闭症儿童表现及正确看待自闭症!为防止孩子乱玩手机/iPad,我悄悄更改了这些设置……罗建红团队在《神经元》上发文 有孤独症的小老鼠,如何社交 浙江科技新闻网河南省科技馆组织参与“智爱星星”关爱自闭症儿童志愿服务活动6岁自闭症儿童是“怪才” 认字过目不忘绘画好《自闭症儿童的疾病负担与社会保障》徐云 王慧和王源一起去“春游”,解放小学生的眼睛来QQ音乐听文物讲故事吧又到春游好时节,广州启智学校春游欢乐多!普宁市:爱心志愿者陪自闭症孩子去春游关于活着真好,感恩生活的美文,爱着,活着,真好如何教自闭症孩子分清"你我他"红房子儿童医院启星康复中心-浙江省红房子儿童医院启星康复中心我弟弟的情况是否有自闭症倾向?我弟弟28岁了,2005年名牌大学 爱问知识人成都自闭症儿童康复医院自闭式冲洗阀的工作原理 价格 使用范围-全球玻璃网结构化教育 TEACCH.doc-全文可读

热门文章

蔡逸周儿童多动症300问自闭症儿童RDI(人际交流学习)游戏妥瑞症(又称也称妥瑞氏综合症、吐雷氏症、吐雷氏综合症)雨人故事:郭修锴的不凡人生孤独症儿童个别教育方案(IEP)一位孤独症儿童家长的心路历程半年教会失聪女儿叫“妈妈”郴州市朝阳儿童康复训练中心正式运作谈唐氏儿气息与口周肌肉的训练湛江:自闭症儿培训机构少又贵常州:孤独症康复机构建在家门口淮安市成立首家自闭症儿童康复中心孤独的双胞胎1 秋爸爸 宝宝贝贝海峡两岸合作推进“中国关爱自闭症公益联盟计划”浅谈 ABA 疗法郎朗深圳指导自闭症儿童学琴中残联福利基金会副理事长吕力就孤独症问题答记者问2020年抑郁症将成为人类死亡的第二大疾病